复旦老教授给学生写信 千封信笺载师道 订阅

99爱彩导航

99爱彩导航

复旦老教授给学生写信 千封信笺载师道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采访目标供图

  千封信笺载师道,字字温情话春秋。今日,在复旦大学新闻学院90周年院庆行将到来之际,复旦新闻学院名师叶春华教授与学生的书信选编《千封信笺载师道》由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,并在复旦新闻学院举行了首发仪式。

  作为一名大学教师,该如何树德立人,叶春华教授与学生的1000封信做了最好的诠释。

  叶春华,1929 年出世,浙江黄岩人。1951年考入上海复旦大学新闻系,1955 年结业即留校任教,前后40 年。曾任新闻系副主任、新闻学院新闻系主任等职务。1982 年以来,曾60 屡次受聘担任全国好新闻评委会、上海市和浙江省等各类好新闻评委会的复评、定评委员与专家组负责人。著作有《报纸修正》《新闻事务根底》《新闻采写编评》《新闻事务之核———新闻分析原理与使用》等。曾被《我国新闻年鉴》列为我国新闻界名人,取得中华全国新闻作业者协会荣誉奖,享用国务院特殊津贴。

  “文以载道”,信亦载道。如果说,讲堂是教师传道授业的主阵地,那么,信笺已然成叶春华教书育人的“第二讲堂”。

  叶春华写给学生的信,均按照时刻和名字分门别类归进不同颜色的文件夹里,有些信纸已然发黄。打开其间几封,字数少的几百字,多则四五千字。虽是手写,却也整齐划一,少有修正的痕迹。这些信中,有些是回答学生提出的疑难问题,有些则是为他们所写的文章及编排的版面提意见。回信时,叶教师时常会先打底稿,再重复修正。一次写不完的函件,就分几天写。有些函件明明写完了,隔几天又想到什么新的内容,便从头誊抄一遍补充进去。

  像这样的信,有千封之多。一千封信,无法一并诠释。但言外之意无一不透着一位师长放不下的惦念、忍不住的关怀、心比心的思忖。叶春华教授的品格和他的那份事必躬亲,犹如一股清流汇入学校,温润滋养了莘莘学子。

  他在书稿中这样写道:“教师在物质生活上,也许是清贫一些,但在精神生活上却是‘百万富翁’。由于他拥有众多的学生。说不上‘桃李满天下’,但他或多或少地总是操过一份心、尽过一点力。特别是,他拥有存在于他们之间的这种真诚、崇高的‘师友情’。这是世界上任何物质财富都买不到、都不能与之相比的。”

  下面,咱们来看看信里的故事,没有什么高、大、上,却有太多作业、生活中的细节——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 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采访目标供图

  1984 年4 月1日,叶教师不会忘记那一顿午饭。

  那年春天,应安徽大学邀请,叶教师为这所大学的新闻结业班上课。这个班较为特殊,同学皆是从高考落榜的学生中择优录取的。自卑与低人一等的心理阴霾,萦绕在学生心头。课毕,叶教师合上讲义预备脱离,却发现同学们都坐着没动,也没有人走出教室。

  原来那天,是叶教师最终一次给新闻班上课。感动,不舍,甚至还有些抱歉,复杂而细腻的心情交错在一起。晚上9点,叶教师回到招待所。传达室的同志告知他,有位学生来找过他,还留下了一个蓝色的小包。叶教师接过小包,里面是一个用厚报纸包裹的塑料袋。袋里装着10枚刚煮好的茶叶蛋,还冒着热气。小包里有一封信,是一位学生所写:

  “你带给咱们的是一把开锁的钥匙;一颗真诚的心;一种崇高的师爱。所以你赢得咱们共同的敬重。咱们班,在学校是个遭人贬低、辱骂的集体……而你和其他来兼课的外校教师,却这样热心地鼓励咱们去奋斗、去奋斗,这能不使咱们震动吗?明日上午咱们还要上课,不能给你送别,请你宽恕。但明日早晨八点钟的时候,咱们将用咱们的心为你送别。所送之物,代表一个学生的小小心意,用它作一顿旅途中餐吧!”(学生,写于1984 年3月31日)

  第二天,叶春华的那顿午饭永远烙在了脑海里。在40多年漫漫执教岁月里,是学生用爱,感动和激励着叶教师。

  一份21前,记录着叶教师与学生李蓉讨论事务的旧札记,被从头唤醒

  “大约两个月前,我非常偶然地发现一篇我与你攀谈的草稿,题目叫《与89级李蓉谈评报札记》。稿子写在我当年的小作业簿上,共5小页,约三四千字。虽然想不起我当时是否与你‘谈评报札记’过,但细看内容是我写的,并且是有主题、成系统的,仅仅字迹太马虎罢了。之后,我又重复回想思索,但限于年纪和时刻,至今还没有把这个问题搞清楚。我忽然想到,何不把草稿交给你过目研讨,疑团很可能当即会得到解决。”

  2011年9月24日,83岁到来之际,叶春华提笔给学生李蓉写了上面一封特别的信。这封信里,附着一份手抄资料。一份21年前,记录着叶教师与学生李蓉讨论事务的旧札记,被从头唤醒。

  原来,21年前的学生时代,李蓉作为班上的尖子生,深得叶春华器重。在他的组织下,李蓉成为“三人评报小组”中的一员。评报小组由叶教师亲手组建,主要任务是点评《人民日报》、《解放日报》、《文汇报》等大报报道,编撰读报笔记。1990年5月叶教师写这篇札记时,李蓉写读报笔记现已写了近8个月。每逢她感到难以坚持的时候,叶教师就会勉励她、鞭策她。

  谁也不会想到,21年后,叶春华竟然从头来了一版这份札记。一连3天,叶教师伏在案头,一副老花眼镜、一支钢笔,将5页草稿中的马虎字和凌乱符号等,逐个辨认、更正、誊抄。这份资料,不只梳理归纳了当年,叶教师对学生李蓉评报札记的详细点评,亦忠诚记录了一位教师对爱徒近乎苛刻的新闻实务训练。

  现任上海文明广播影视集团副总裁的李蓉,从前深情回想叶教师伴随自己生长的这段难忘阅历:“四年来,复旦最值得我留恋的便是与您的这份浓浓的师生友情。您对我终身的影响不是用言语能够表达的。”

  在复旦新闻学院,叶春华从不吝惜给任何一位乐意认真学习的学生,最热切、最善意的协助。叶教师从前4次去信,为一位结业生所办的一个专题版面出谋划策,手稿逾两万字;他也亲手替学生整理资料,将万字的办报心得装订成册;他与求知若渴的姐妹,以及她们身为矿工的父亲长时间保持着书信往来,勉励姐妹身处陋室,志在四方;他还不忘奋战在一线的猫耳洞兵士,为他们寄去了自己和爱人编撰的《新闻事务根底》教材,协助兵士们编撰烽火中的英雄事迹……

  信笺里的关怀与爱,从未消逝

  如今,虽然叶教师不能再给学生写信了,但许多与他有过书信往来的学生,仍旧惦念着他。

  我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党委书记、副院长蔡雯回想, 叶教师向我说的最多的是他的一种特有的教育思想: 名牌新闻院系,不应该只培育一般的记者、修正,而应把培育目标确定为培育“总修正”加“学者”型的复合型人才。他以为,只有长于研讨问题的“学者”型的总修正,才干办出一张超卓的报纸;也只有懂得办报的有实践经验的“总修正”型的学者,才干研讨出对新闻实践真正有辅导价值的理论。因而,他每带一个研讨生,都提出这样的要求:会办报,会搞新闻研讨。这是一种高标准的要求,它注定了咱们要付出艰苦的劳作。

  《新民晚报》上一任总修正丁法章回想,一群复旦大学新闻系1961级的学生,在度过了四十余载新闻生计之后,在现已做了爷爷奶奶的今日,以年逾花甲乃至古稀之龄相约聚到了一起。这不是一般同窗学友的集会,他们是为了当面感谢四十余年前从前教过报纸修正课的教师叶春华,是为了恭喜这位恩师80岁寿辰而到这里来的……

  在如潮的掌声中,叶教师即席感言:“不错,当年咱们之间从前是师生联系,但这种联系,早就随着你们结业后对我关爱和协助的与日俱增,而成了一种教师和朋友之间的联系,一种难能可贵的师友联系……”他将事先复印好的两首近体诗逐个赠送大家。其间一首写道:“历届学生返校门,座中语多谢师恩;年青从教无思量,老来耳闻常愧心。”

 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原党总支书记、副院长张子让感悟顺叶春华的教书育人之精髓,“叶教师以为,教师要做好教书育人的作业,关键在于摆正与学生的联系”——教师和学生的地位是平等的,关怀、支持和协助也是彼此的。思想作业不全是一种作业,更多的应是师生之间的彼此了解、披肝沥胆的谈心。他把“师生联系”改为“师友联系”,以为这是自己世界观的一个打破。他在给一些学生的信中谈到:教师在给学生“传道、授业、解惑”的一起,也在承受来自学生方面的“教育”,那是另一种意义上的“传道、授业、解惑”,仅仅承受的内容、视点和表现形式有所不同罢了。他说:“师无常师,生无常生;亦师亦生,亦生亦师。师生互动,这就是教学相长,也就会教学相长。”因而,他在信中历来不把自己的主意强加于人,在发表意见和建议之后,常常强调自己仅仅说真话,但不一定正确,仅仅供给参阅作交流。

  叶春华教师给学生的信,倾泻了对学生的关爱之情,更是教书育人的珍贵书札。

上一篇:这个包内价值20000余元 上海民警跨省追包

下一篇:一个境外邮包牵出一个跨境走私、贩毒网络

本文链接: http://wellwayminibar.com/shehui/1036.html (转载请保留)

  

99爱彩导航